记住密码 忘记密码了?

微课慕课翻转课堂

慕课能实现教育公平吗

——再访国务院参事、友成企业家扶贫基金会常务副理事长汤敏

                     《中国教育报》2015年6月17日第7版

  如今,择校热、学区房等问题成为教育中的顽症,而主要原因就是不同学校之间的教学质量存在差异。父母背井离乡,学子漂洋过海,都是为了能受到更好的教育。其实,就是在发达国家也不可能达到教育质量上的公平。然而,汤敏却说,慕课就有可能做到。 

  慕课如何促进教育公平 

  记者:您曾经说过慕课有可能促进教育公平,为什么? 

  汤敏:我们的实验证明,慕课之下的教育公平是有希望实现的。多年来,我们通过慕课,使内蒙古贫困山区乡村中学的学生能够上到中国人民大学附属中学教师的课,使南宁职业技术学院的学生能上到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和哈佛大学的课。他们接受的教育不再受地域和师资条件的限制。通过慕课,他们至少实现了教育机会的公平。 

  但是,网络教育早就有之,为什么过去没有人说电视大学、网络公开课能够解决教育公平问题?这是因为传统上以教学为中心的平台与慕课平台有本质上的区别。传统以教学为中心的平台只是将教师的教学搬到了网络化平台中,并没有教学模式和教学理念的突破。而慕课则是一个以个人学习为中心的平台,以用户为中心来组织内容,具有向巨量用户提供服务的能力。慕课平台的资源包括数字教材、图书馆、导师系统、教育游戏、网络实验室等。网络学习社区则使教育者能够与学生合作,借助专家的力量来改善学生的学习。 

  记者:相比传统的电视大学和网络公开课,慕课如何实现公平? 

  汤敏:在慕课面前,只要能接通互联网,对每一个想得到最好教育的人,想听到最好老师讲课的人,机会都是平等的。可以把中国人民大学附中、北京四中、黄岗中学等学校和其他类型学校的课堂上网,让乡村学校教师与学生挑选最适合他们的课程。 

  记者:但是用互联网和慕课来进行教学,目前还是存在质疑。在您看来,慕课与教学该以什么样的方式结合才能达到最理想的效果? 

  汤敏:质疑慕课的人往往拿教育需要面对面交流、教育需要有“体温”等来说事。但是,使用慕课,不是说完全脱离学校、教师,而是让教师有更多时间研究课程,来解决学生们个性化的问题,提高教学效率。慕课需要线上与线下相结合。例如,我们的双师教学试验,由当地教师组织学生讨论,给学生集体与个别辅导,面对面地帮助学生,弥补了远程教学教师与学生分离的问题。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也是一个翻转课堂。把乡村学校的教师从繁重的备课、讲课负担中解放出来,让他们把更多的精力放在对学生的辅导、组织学生讨论上,这不也是面对面、有体温吗?说实在的,在一般大学本科的学习中,一次大课下来,教师有多少时间与学生交换意见?换个角度看,把讲课的部分“慕课”了,学生先在网上上课,把原来上课的时间让老师们与学生讨论,学生之间也可以更多地互相接触,这不是更有体温吗? 

  慕课能做到因材施教吗 

  记者:有人认为,慕课方式只让少数教师来讲课,会造成更大的一统,会失去教育的多样性,对学生来说不能做到因材施教。对这个问题您怎么看? 

  汤敏:我认为,因材施教最重要的是要有选择。现在学生是没有选择的,学校有哪些教师就只能上哪些教师的课。一位教师要教几十个上百个学生,很难做到因材施教。而用了慕课后,同一门微积分,就可能有几十个学校不同教授的不同讲法。学生可以根据自己的水平与兴趣来选一位最适合他的教授,以他自己的节奏来学习。而学校教师也可有针对性地辅导学生,满足学生个性化学习的需求。 

  记者:那么教育质量如何保证? 

  汤敏:为了保证教育的质量,国家可以专门成立课程认证委员会,对慕课的内容、教学方式、考试的难度等进行认证,符合标准的才能被承认学分。同一门课,学生有权选择自己学校教师的课,也有权选其他学校经过国家认证的课。只要考试过关,都能得到本校的学分。 

  在这里,还应该讨论一下如何追求教育公平的改革思路问题。在慕课的思路下,应该反其道而行之。应该把最好的教师资源集中起来,做出高水平的慕课,然后用互联网传播到全国去。这就像在改革开放之前,解决贫富差距问题的思路是大锅饭,而改革开放后,解决这一问题的思路是向均富方向努力一样。 

  记者:但是实现慕课教学,硬件必须到位。贫困地区的学生仍处于弱势。这个问题该如何解决? 

  汤敏:北京开放大学副校长张铁道曾表示,在教育信息化发展方面,从全球范围看,到目前为止的数字化进程还是“有钱人的游戏”。那些相对贫困、没有财力购买电脑的群体,以及网络运行没有保障甚至因财政困难付不起电费的学校,则很难参与到数字化教学的变革中来。 

  我同意这种观点。慕课的推广是需要一定的条件的,至少学校要通网络,要有一定数量的电脑或平板电脑。这些对于大学来说,对大部分中小学来说,实际上已经做到了。即使是那些现在条件还不能完全满足的学校,情况应该很快就能得到改善。按国家规划,宽带很快都要进每一个学校。如今,随着教育信息化的发展,城乡之间的“数字鸿沟”已经渐渐出现。如果政府不出大力气解决贫困地区教育信息化设备的问题,那么不公平会进一步拉大。 

  如何改变传统的“教”与“学” 

  记者:慕课和翻转课堂等基于互联网教学的出现,是不是在某种程度上推动着传统“教”与“学”的改变? 

  汤敏:的确,翻转课堂就是把课堂教学的方式整个反过来。从在学校上课,变成在家里上课;从在家里做作业,反过来是到学校做作业、讨论;从教师讲,反过来让学生讲;把传统教学方式,整个地颠倒过来,故称之为翻转式课堂。回家看视频学新知识点,上课则不讲新课直接讨论,把教学由“教—学”模式变成了“学—教”模式。这时的教师不以讲课为主,而是组织学生在课堂上讨论学习内容,让学生之间相互刺激,相互启发,使学生不但能够学到知识而且还能学到学习知识的方法。 

  记者:这种“教”与“学”的转变在教育薄弱地区和学校是否同样适用? 

  汤敏:对于农村地区、贫困地区的学校来说,因资源有限,师资不足,更需要用慕课的方式使学生与教师与城市学校在同一条起跑线上。新高考要考察的综合素质、独立思考、分析问题的能力等,对于农村学生来说是弱项。这些本来是为了让教育更公平、让更多农村学生上好学的改革,搞不好会适得其反。双师教学实验可以让农村学生上到城市最优秀教师的课,让他们有机会调整学习方式与内容。这样,他们至少不会落后得太远。有关部门应该组织力量,把国内最好的课“慕课化”,到农村学校推广,让教育公平在新的高考改革下能够真正实现。(记者 张东) 

  《中国教育报》2015年6月17日第7版